為了狗狗放棄做獸醫的她,為何最後卻以安樂死結束生命?

<以下內容轉自鳳凰資訊> 5月21日消息,她叫簡稚澄,是台灣一個動物收容所的所長。她是台大獸醫系的高材生,6年前,她特考第一名考上獸醫師,不過畢業後,前程大好的她毅然選擇去一家偏遠的動物收容所工作。因為人甜心善,簡稚澄這幾年受到了很多關注。然而就在這個月初,她被發現服用狗狗的安樂死藥物自殺身亡,這背後的原因,也是讓人心酸。
簡稚澄放棄獸醫的高薪工作,選擇去一般人都不會想去的動物收容所為流浪狗們服務。剛開始 ,身邊的人無比的不理解。為了這個決定,她還跟家人產生了爭執。但是就是這麼帶著一顆熱愛動物的心和信念,她來到了這裡: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。
她在這里工作了好幾年,同事和朋友都說,她是一個工作很盡責,樂觀善良的人。
雖然她在收容所幫助了很多狗狗,讓它們最終得以被領養。然而在這裡也一直有一件事情讓她無比難受–她不得不經常給一些重病年邁或者無人領養的狗狗執行安樂死。在這裡,按照他們接受狗的速度和他們的接受能力,狗狗們通常只能待12天,12天如果還沒有被領養的話,就要被處以安樂死。
這是她最難過的事情,每當有貓狗被送來這裡,她都會努力幫他們康復,好好打扮他們,在網上宣傳他們,總希望能給他們找到歸宿。遇到實在沒辦法的,她只好當天先帶它們去散步、吃飯、抱著它們說話,陪它們度過最後的時光,看著她心愛的動物在她的懷裡離去,這對於她來說一種心理折磨。用同事的話說,“她是那種會一邊執行安樂死,一邊難過落淚的獸醫。”
簡稚澄生前很努力在醫治每一隻狗狗,幫牠們找到領養的家庭。收容所人手不夠,她就把自己一個人當好幾個人在用。她一直在宣揚領養代替購買的理念,然而她能做的卻有限,2年來,有700只無人領養的流浪狗在這裡被執行了安樂死。
因為園裡執行安樂死的人是她,幾年以來,她在網上招到了各種動物保護人士的攻擊。新聞報導她,這些動物保護人士就在下面留言,叫她是“女屠夫”、“美女劊子手”。對於一個因為愛動物而選擇到這里工作,卻因為業務需要而每天必須親自安樂死動物的年輕女孩來說,這些攻擊與霸凌的言論無疑像一把刀
面對這些謾罵,簡稚澄表示自己真的很無力。很多人都不知道動物收容所得容量是有限的,棄養人數不斷在增加,收容所的動物數量已經超出了容納空間的兩倍,而當地政府之前頒布的從明年起要啟動零安樂死的政策的決議,又給了她非常巨大的壓力。內心的痛苦折磨加上外界的壓力,讓她最後走上了輕生的路。
5月5日晚上,因為她一直沒回家,丈夫隨後報警。警方後來找到早已昏迷的她,她給自己注射了狗狗用的安樂死的藥物,送醫院搶救之後還是不治身亡
在遺言裡她留下了最後的話,生命並沒有不同,我也會因為狗狗安樂死的藥物而死去。而那些在網絡上攻擊過她的所謂動物保護人士,這時候又在哪裡呢?
編者隨筆:F.Y
牠們也許是被拋棄,也許是被傷害過,但卻再一次相信我們。可惜的是牠們等不到愛牠的主人,於是牠們就只能被安樂死。狗狗本是我們最好的朋友,牠會圍著你轉來轉去,也會賴在你身上撒嬌。可是這麽鮮明活潑的生命,卻一直不斷地,看似悄無聲息地逝去。當那一雙雙可愛的雙眼注視著我時,我們又怎麼可以辜負牠們的信任呢?讓這些小可愛可以繼續延續他們的生命。讓領養代替購買,給牠們一個溫暖的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