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工隨筆

ARC的寵物美容課程加深了我對護理狗隻的認識

ARC的寵物美容課程加深了我對護理狗隻的認識

常在討論區、臉書專頁都能看見一些被棄養的動物,以狗居多,棄養就像成了一種常態。 在一次巧緣機會下認識了ARC的義工,到訪其中心。 參與了一些護理狗隻的工作,例如:放狗、梳毛、剃腳底毛、剪腳甲、清潔眼屎和耳屎等等⋯⋯ 義工還解釋清理的重要性,若污穢累積不清,狗狗便有機會發炎生病。ARC的寵物美容課程加深了我對護理狗隻的認識。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隻被滅聲帶的老狗。雖是滅了聲,但它仍能發出類似人類嗚鳴的聲音,就如哭泣般訴說它的痛苦。 據聞,它是被狗場遺棄經有心人士送到去ARC。 年紀大了,再也生育不了狗寶寶,再沒利用價值,再沒有商機。 我在想,到底賣狗的人是真的想分享養育狗隻的喜悅,還是只有商業意味? 再者,買狗隻的 人又是否深思熟慮?還是只是一瞬那的衝動?值得令人反思。 只希望那老狗的餘生,能被ARC保護,義工們讓牠能感受最後的愛。
【我的志願】

【我的志願】

17/11/2018 【我的志願】 上星期,有人問了我一個很特殊的問題,總括而言,就是問我有沒有夢想。 我深信這個問題是中小學最常會思考的作文問題。 可能很多人會答是老師、律師、警察、消防、歌手等等……我聽過最特別是做一個家庭主婦,以上都是大多數人會想做的職業。 我是小數回答,只要能幫忙別人的工作,我什麼都願意做,其實我回想當年這樣回答,是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工作,或只是想敷衍老師。 直到數年前我畢業,我找了一份平平穩穩的工作,沒有任何挑戰性,只需不停接聽電話工作,日復日,夜復夜,每天都在做同一樣的事情,例如回覆客人,處理投訴……人也變得麻木,有人罵我,我也沒有什麼反應。 當時每隔幾個月,就會好自然問自己這個問題,到底是不是每天是不是只有上班下班,放假去看電影,想不到就去郊外遊山玩水,假如有比較長的假期就去一個旅行,直到退休就完結一生。 可是直到有一年,我實在忍受不了,作出一個重大決定,就是決定辭職,重新全職讀書。而讀書那兩年,是我人生中最瘋狂的時候,放棄了一切,放棄了愛情,放棄了可能有得升職的機會,以及所有幾年來的積蓄去了。 可能有人說,你有家人支持,你當然可以無視一切去走你想走的路,只要你再失敗,你的一切就需要重新開始 一間學院,到底可以有多少位年長學生成功? 你能夠接受別人的眼光? 你能夠保證你選擇的路永遠不會後悔? 還記得當年只有兩個年長生,一個是我,另一個是比我還要年青。 在那年我正正聽了一位嘉賓創業講座的影響,嘗試了創業的生涯,當時我獨力支撐了好幾個月,做了好幾個月,沒有虧損,但也沒有盈利。 最終放棄了,但我學會了一些書本學不到的經驗,以及機緣巧合下在這路上遇到了一位知己,她很有才華、愛心、是一位聆聽者、滿腔熱血,他是我一位啟蒙老師。 機緣巧合,當時要同時照顧幾隻被遺棄的狗,我們實在想不到如何照顧。我們只擁有相
義工兵團的愛

義工兵團的愛

人生聚散有時,聚會時知道珍惜,別離時能有想念,這就是幸福。我覺得有些回家了的小毛孩也會想起我們的。By 義工兵團 H.Y       投稿內容純屬投稿人個人意見,與ARC立場無關。 *